戏瑀

[原耽]无字书

(一)再世
  叶垣回神的那一刻,感到了浑身上下灭顶般的疼痛。
  嘶,什么鬼,为什么一个鬼会感觉疼!!!
  叶垣疼得天昏地暗,只觉得仿佛全身的骨头都摔断了,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后,意识便被疼痛淹没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疼痛感稍微减轻了一点,叶垣发现自己眼前一片黑暗,于是他奋力睁开了眼睛。
  然后因为眩晕和耳鸣又闭上了。
  叶垣:“……”妈的智障。
  突然,一阵尖锐的剧痛从眉心传来,刺激得他猛然睁开了眼,入眼一片模糊,耳鸣的声音突然涨大,恍惚听见了有人在大喊,语句被打碎成只言语语:“秋师……师…………醒。”声音在叶垣耳道中回荡,震动轰鸣。
    我又活过来了?眩晕中,叶垣迷迷糊糊地想着。正想着,眉心又是一阵剧痛,紧接着,眩晕的感觉和耳鸣慢慢消退,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。首先入眼的,是竹制的顶壁,一盏做工精巧,泛着柔和暖光的灵盏灯吊在他正头顶上,右边一排书阁直顶顶壁,上面参差不齐地摆放着厚厚薄薄的书籍。这哪?叶垣心中疑惑,他试图坐起来,却感到四肢沉重,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。突然,一只白皙圆润的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。那只手移动到他的额头上,并拢,像是捏住了什么,然后倏地一拔。
  “啊啊啊啊啊!!!”一瞬间,那灭顶的疼痛感又布满的全身,那疼痛感太过剧烈,以至于一向很能忍耐的叶垣都惨叫出声了。卧槽卧槽卧槽,疼死我了!叶垣内心的声音如波涛浪涌般翻腾。“秋师叔,我师尊没事吧?”一旁有人语气担忧地询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 nnd,你看我这像没事的样吗!叶垣在心里怒吼。被称作秋师叔的人抓住了叶垣的左手手腕,把了把脉,然后一个温厚的女声响起“体虚,好了八成,但还需静养几日。”一阵翻找纸张的声音响起,半响,那人抽出一张纸,说:“每日一次,一共七日。”她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药不能停。”然后便起身离开了。
  你才药不能停,你全家都药不能停!叶垣在内心愤怒地吐槽着,然而,嗓子涌上来的干涩打断了他的吐槽。他张开嘴巴,试图发出声音,却只发出了嘶哑的短音。一旁的黎沣看到他嗓音嘶哑,连忙站起来,边向屋外奔去边喊‘师尊我去给你烧水',一会儿就跑没影了。  
   黎沣出门的那一瞬间,大片记忆碎片涌入了他的脑海中。好不容易勉强读取了基本信息,大致明白现在的状况。这里不是他原来所在的世界。这个世界天下二分,分为人魔两界。魔界暂且不论,人界主要是以修灵力为主,其中以四大门派为主,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门派家族,叶垣现在所占的这具身体的原装货,就是四大门派之首天穹派十二峰之一韵雅峰的峰首,叶云卿。这叶云卿大名叶恒,倒是跟叶垣同名。不过这个叶恒,却是有一大堆烂摊子。
  叶云卿年少成名,一柄长愁曾名震天下,以清冷淡雅,道骨仙风而闻名。然而,这个叶云卿实则尖酸刻薄,嫉妒成性,自诩清高,明里暗里不知得罪了多少人。前些时日,叶云卿带弟子下山历练,就是被人袭击重伤,急请了回天峰的峰首秋云凉为其治疗,才救回一条命。
  这叶云卿还真是个祸害啊。叶垣,不,叶云卿头疼地想着。不过,好像自己比这人还要麻烦,毕竟他只是讨人嫌,自个儿可是玄门族派围剿的首要目标,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虽是这样说,这家伙的烂摊子还是得自己收拾,而且这烂摊子还不是一般地大。想到这儿,叶云卿的头疼得更厉害了。唉,我怎地就那么倒霉,前世帮人收拾烂摊子,这世还是在帮人收拾烂摊子,真是,岂有此理。
   正想着,一阵脚步声传来,叶云卿艰难地转过头,正看见黎沣一手提着一壶水一手撩开布帘走进来。黎沣将壶子放在案几上,转身从抽屉里取出一只紫砂杯,倒满水,然后走到榻边,将叶云卿扶起靠坐在榻上,双手端起茶杯递给他,恭敬地说:“师尊,请用,当心烫。”叶云卿接过茶杯,凑到嘴边,还没抿上一口,布帘便被人用力地掀起来,打到门框上,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闷响。叶云卿挑了挑眉头,双手稳托茶杯丝毫未动。哟,有人上门挑事。
  这师徒二人齐齐转头望向门口,只见来人一身蓝袍,相貌可爱清秀,腰间挂着一只玉笛,一脸阴郁地站在门口,周身围绕着着一股暴躁的气场。
  叶云卿将一口未动的茶放下,深吸一口气,向蓝袍之人微笑说道
  “白师弟,有何贵干?”
   tbc.
   我觉得,能看到这篇文的人,都是熟人吧……